红叶心水论坛|红姐心水论坛48055
設為主頁    加入收藏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首  頁 政務公開 黨建報道 機關動態 群團建設 文明創建 文體集錦 信息統計
創先爭優 聯動共建 攝影作品 書畫作品 黨務手冊 組織架構 工作問答 學習型機關
深受門風影響的百歲老人
2017/8/2 11:15:55   來源: 王從舉            打印本頁   

     關于曾家,人們都知道孔子的學生,溫文爾雅的曾子,曾參,也知道近現代以家訓著稱的曾國藩,當代樂于做慈善的實業家曾憲梓。我奶奶是普通人,不出名,論輩分,她算是曾國藩的“侄女”。只是她祖籍在江蘇東海,源自于山東曾家,她繼承著許多曾家的恭敬、誠實和堅韌、豁達的性格,更難能可貴的是奶奶長壽。
   2015年的初秋的一天凌晨,帶有一點暑氣未散的味道。虛歲一百零一歲的奶奶在左腿摔斷1年半以后終于扛不住了,她大口喘息著、呻吟著,對眼前的世界充滿了無限留念,也充滿著許多無奈,自然規律誰能抗拒。這天2點05分,距離中秋節只有3天的凌晨,奶奶突然露出了一絲笑容。圍在她邊上是我嬸子和我母親,母親對她說“你放心走吧”,嬸子對她說“觀音菩薩保佑你”。奶奶于是笑得更為燦爛,笑著笑著,她的眼睛滿滿閉上了,母親喊來了父親,開始給奶奶其他子女打電話通報消息……….
   這位出生于1915年10月初的老人,相差十幾天就一百周歲了,卻天道忌滿,留下一點遺憾,幸福又悵然的走完了人生旅程。她的名字是曾兆(昭)榮,是山東曾子的后代…….
   她預知老之將至,早就交代說,在夏天她不能去世,參加喪禮的人要經受高溫酷暑,她不忍心。她說,在中秋節以后去世也不合適,趕上農忙,會耽誤農活,而且過節的時候,侄兒侄女們來看望,還要買東西,花錢,她心痛,她說就在中秋節前,選擇哪天涼快的時候,她要與大家再見…..
   于是真的,她在2015年9月22日走了…在距離她嫁到王家八十二年的時候,在我爺爺于1948年在解放戰爭中犧牲后,她又堅守王家六十七年。
   奶奶與爺爺的婚姻傳說是搶親,在上個世紀民國初年,搶親不是新聞,當然有“文搶”和“武搶”之分。“文搶”也是需要下聘禮的。
   據說,上個世紀30年代,我爺爺和小伙伴們從海州趕四月初八廟會路過當時海州府張灣鄉西部的曾莊,看到在田里勞動的奶奶,不禁心動,委托別人打聽一下,奶奶還不是名花有主。
   爺爺立即回家牽來毛驢,將奶奶搶走,同時委托別人去下聘禮。
   這是奶奶當做故事講給我聽的。我三到六歲的時候,奶奶經常給我講故事,馱著我,用小腳來回踱著步等下晚自習的、當民辦教師的我媽媽。她認識牽牛星、織女星、紫微星,還有啟明星。
   那時候,還沒有實行計劃生育,村上孩子多,學校還有初中部,母親經常忙到晚上9、10點鐘,奶奶的后背是我搖籃,她把月亮比喻做“包子”,說了許許多多故事,聽著聽著,我常常在她后背上睡著了…….
   奶奶不認識太多的字,民國的時候還是男尊女卑,她沒有讀過書,只認識自己的名字。但,她的記憶力特別好,在八九十歲的時候還能夠復述她兒時聽到過的民間藝人說書講的故事,在彌留之際,她甚至說出,自己是楊門女將家的丫鬟“轉世”……
   奶奶講過她裹腳的故事,按照現在的流行語言,是“從小抓起”,在四五歲的時候開始,利用碎片化時間,每天裹腳一點點。疼痛是難免的,但是那時民國初年,除了深山溝里的或是少數民族的女孩子以外,大多數都裹腳了。雖然是一種摧殘,但最終沒有影響奶奶長命百歲。
   奶奶深得曾氏門風影響,一生勤儉、樂觀、友善、堅強,始終有所期盼,有所夢想。
   她還講過,年輕的時候給地主家做雇工,帶著孩子去,結果孩子將地主家的壇子砸個口子,好在是開明的地主,奶奶在道歉的同時,延長了3個月工期,無償為地主家做農活。
   上個世紀三四十年代兵荒馬亂的,一會有土匪來,一會時日本人來,經常要“跑返”躲避壞人,特別是爺爺被國民黨抓了壯丁,又被解放軍解放以后參加了共產黨的軍隊,家鄉的人還不知道,奶奶依舊被當作國民黨家屬對待,真是欲辯無門。爺爺在1948年,東海縣大隊的一個連(華東野戰軍的地方武裝)迎戰國民黨一個營的戰斗中犧牲以后,所在部隊由于犧牲人員多,轉戰到了外地,雖然為犧牲人員做了善后事宜,留下墓碑,后來過路的國民黨部隊將標志扔到了河里。從而造成十幾年沒有給犧牲人員發放烈屬證書,奶奶在家帶著幾個孩子的生活非常不容易。有時候是吃了上一頓,吃過榆樹葉,別人扔掉的菜根。她依舊不折不撓地守望著夢想…….
   直到上個世紀六十年代,在抗美援朝回來的爺爺部隊的首長及戰場所在地的老鄉共同證明下,遲到的撫恤終于來了以后,奶奶也被當作“國軍家屬”十多年了。加上六十年代自然災害,沒有奶奶都用曾氏門風,學習曾國藩的“挺經”,懷揣著對美好生活的向往,挺了過來…….
   在我的記憶中,奶奶從未罵過人,對我們的錯誤和懶惰,奶奶一般是用講故事的激勵方法讓我們見賢思齊,她會說出,鄰居誰誰家的孩子懂事,天剛亮就去下地勞動,割草喂牛。對于家里的蔬菜、家禽,被人偷了,她也從不嚷嚷和罵街。那時候,罵街是通行做法,偶爾見到有的農村婦女,在家中財物被偷盜以后,拿著一塊木板,用菜刀在上面剁著,邊走邊罵……,這是幾十年前農村的一道風景,改革開放以后就不見了。奶奶對于被人家偷去的東西,只有惋惜,沒有臟話。
   我八到十歲出頭的時候,奶奶常在早上月亮還未消失的時候,把我叫醒,和她一起推磨,我經常是睡眼惺忪,跟著她,也跟著磨輥,深一腳淺一腳的走著。那時候,面粉對于每個人家還是奢侈品,饅頭是過年等重大節日才有的。平時早餐、晚餐吃的都是玉米、小麥、地瓜混合做的煎餅,冬天可以半個月做一次煎餅,夏天三四天就得做,由于那時候沒有冰箱。
   她也風趣幽默。1983年夏天暑假時。那時我十四、五歲的樣子,奶奶將近七十歲,我們一起在承包的田里為花生除草。我在低頭干活的時候,突然聽到奶奶小聲說,你看路上正在走的那個小姑娘。我抬頭一看,果真有個穿著粉紅衣服的小姑娘在走過來。奶奶說,她邊走路,邊看我。我不解。奶奶說,那個姑娘當我是美男子,欣賞我。我的臉紅了,或許我從1981年冬天住校以來,皮膚比一般的農村的孩子保養的好,有幾分“顏值”。那個小姑娘好像知道我們在議論她,也知道她對我的關注被我們倆發覺,便不好意思起來,有些慌張,被地上的小石子絆了個趔趄。這件事以后,我都感到驕傲,被自己戲稱為曾經“沉魚落村姑”。
   奶奶十分重視教育,1984年秋天左右我正在讀高一,她竟然邁著小腳,走了七里路到白塔中學看望我,也不知她怎么打聽到我的班級所在教室,當我課間下課的時候,我看到了穿藍布衫的奶奶在教室不遠處等我。當她見到我的時候,笑的非常燦爛,那時候我是走讀生,不常回老家,奶奶塞給我幾塊零花錢,她說我有點瘦,肚子扁扁的……她一句好好學習的話都沒說,但我怎能不好好學習,那時候,農村和城市戶口有天壤之別,而我恰恰是農村的孩子。對于奶奶娘家的后代有困難也力能所及地予以照顧,九十多歲時還回過娘家出席婚禮。
   奶奶擅長女工,到八、九十歲眼睛不花,還可以穿針引線,縫補衣服,為后代做鞋墊。
   我終于也沒讓她失望,在1987年考入包分配工作的學校,1989年分配到市區成了干部。奶奶交代我最多的是,不占便宜。我工作以后,最初是每周回家看看奶奶,結婚成家以后,一年也至少回家10次、8次,每次都帶些點心給她。她說她不吃零食,有飯吃就行,不讓我買。
   人有旦夕禍福。2015年5月底的一個雨天,奶奶自己坐在一個矮凳子上,滑了下來,大家喊來了120,送到縣醫院,診斷為骨折。這時,她年近百歲,無法做手術了。7、8天以后,她出院,我父親委托親戚在“民間醫生”家里為她買了治療跌打損傷的膏藥,奶奶又神奇的延續了490天生命。在她剛剛跌倒的后的3個月里,我幾乎每周回家,給她買吃的,有關藥物,讓奶奶看看,幼兒的時候被她馱過的孫子的孝心。之后,也幾乎每個月都回去看看,在她離開人世的前幾天,我回去了3、5次。
   常年的辛苦勞作和樂觀態度、美好夢想,陪著奶奶渡過民國、抗日戰爭、解放戰爭、六十年代自然災害、文化大革命,走進了改革開放和中國夢的新時代……
   在國家頒布了烈士紀念日以后,2013年的某一天有關部門的領導說要看看奶奶,村上也通知了,讓做好準備,奶奶樂的像個孩子,那天到中午的時候,有點小雨,領導改變了行程,讓村里的干部代為慰問了。奶奶有些失望,但什么也未說。
   好在2015年臘月的二十九,學習和傳播國學教育的東海孝廉國學堂的宋老師、丁老師等7、8個志愿者,在奶奶離開人世的最后一個春節前,來看望了腿受傷的奶奶,這是除了親人和村干部以外,奶奶得到的最大的慰藉……
   有一首詩寫道“不管收多與收少,不比富貴比窮好,人生不足三萬日,日日開心過就好”,奶奶在經歷了半個多世紀的喪夫之痛以后,在被“搶親”到王家堅持八十二年不離不棄之后,在活過三萬六千多天以后,在年滿一百周歲的十幾天前,在幾個重孫輩考入985、211高校的時候,她基本滿意又十分不愿意地按照自然規律的要求,依依不舍地離開我們,去與已經在解放戰爭中犧牲了六十七年的我爺爺去團聚了…….
   正如南懷瑾先生的孫女南君白女士為已故祖父唱的那樣:“桌面團團,人也團圓,也無聚散,也無常,若心長相依,何處不周旋,但愿此情長久,哪里分地北天南?”。
   守望夢想,基本夢圓的奶奶與我們的緣分散了,我以后只有在夢中和文中回想起她了……
  
   作者單位:江蘇連云港國稅稽查局
  
  
  
  
  

站內鏈接:
2017/8/2 11:15:55
2007/5/10 8:42:10
2006/4/10 11:08:07
精彩推薦
[圖文] 市級機關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98周年紀念活動舉行  
市交通運輸局新沂河船閘開展“弘揚愛國精神,激發愛國情懷” 主題道德講堂
市檢察院組織新選拔任用干部集體談話
海州“互聯網+政務服務”向基層延伸,服務群眾零距離!
The worker Committee of Lianyungang government. 中共連云港市委市級機關工作委員會 版權所有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聯系電話:0518-85826259
蘇ICP備05050405號  連備3207050152號
(瀏覽本網主頁,建議將電腦顯示屏的分辨率調為1024*768)
  
红叶心水论坛 五分赛车怎么玩不亏 今天河北11远5开走势图 球探在IOS叫微球 彩票app下载极速赛车 北京时时彩官网走势图 赢钱游戏 北京十一选五今天的走势图 幸运分分彩注册 天津时时shijian 2016年22选5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