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叶心水论坛|红姐心水论坛48055
設為主頁    加入收藏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首  頁 政務公開 黨建報道 機關動態 群團建設 文明創建 文體集錦 信息統計
創先爭優 聯動共建 攝影作品 書畫作品 黨務手冊 組織架構 工作問答 學習型機關
為軍功章增輝的老兵—潘其勝
2018/11/8 15:18:42   來源: 印學陵 清鋒            打印本頁   

     提起潘其勝,在洪莊鎮陳西村,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他那瘦小的身材、健朗的體魄、寬廣的胸懷、慈善的面龐,無不給人留下極為美好的印象。
   他今年86歲,1933年10月27日出生于貧苦農民家庭,哥弟、姐妹排行老四,他的一生堪稱傳奇,他滿懷對日本帝國主義和國民黨還鄉團的仇恨,肩負新中國保衛與建設重任,參軍入伍,走遍大半個中國的山山水水,為新疆、西藏的平叛與解放、為新中國地圖坐標測繪做出了貢獻,他是當代少年兒童心目中的英雄,青壯年的典范,老年的楷模,作為《洪莊鎮志》主編的我有幸采訪了他,并為之感動。下面是他老人家時而激奮、時而心酸、時而幸福的回憶…….
   “從我稍有記憶時刻起,家里就窮,靠租種村中的‘清泉寺’廟上的幾畝薄地為生,每年秋收,除上交皇糧和廟上的糧租外,所剩無幾,加之我的兄弟姐妹多,生活難以維持,父親潘興啟靠給地主打工,掙點血汗錢貼補家用。
   七歲那年秋,也就是1939年農歷7月12是陳棧村逢集的日子,一大早家住我們河南街東首的李興春,透著濃霧看見一隊日本兵向村中走來,危急時刻,他轉身回家取出槍支彈藥,瞄準走在前頭的日本兵就是一槍,只見那個日本兵一只手捂著另一只手大喊大叫,其他日本兵也急忙撤回洪莊火車站據點。
   為報這一槍之仇,到了中午,日本鬼子以一個小隊兵力從洪莊火車站出發,在現郭陽劉圩自然村北側,陳棧水庫東側古墓邊架起三門迫擊炮,向西北方向陳棧集市(原集市在陳西境內),連續發射28發炮彈,正在趕集買賣貨物的2000余人四散奔逃,丟棄的貨物滿街都是,村民李丙長和走親戚的老婦人等12人被炸傷,季國同的母親和正在打鐵的三名山東籍鐵匠兩人被炸死。當時我在鐵匠鋪看打鐵,父親喊我回家吃飯,我沒走繼續觀看,父親剛走一會兒,炮彈就落到了鐵匠鋪內炸死兩人,另一人提著我向東面墳地狂奔,剛到墳地把我放下,也沒注意我的情況而跑往他處,此時我也不知被炸傷,獨自向西北方向行走,遇逃跑者說我身上哪來這么多血,這時我才知道身受重傷,邊跑邊哭,哭聲驚動了躲在不遠處溝內的叔叔潘興良,把我急忙送到地處三里之遙的現桃林鎮張陳村陳小莊姥姥家,因姥姥家也特窮,沒錢送醫院治療,就在家用草藥清洗傷口,這時才發現我全身被炸了9個窟窿,姥姥一家每日為我清洗換藥,直到第二年冬天才把傷治好,可這9塊罪惡的彈片至2018年8月12日我不慎摔倒,到醫院檢查拍片后發現彈片仍清晰可見的留在體內,我恨日本鬼子,我感謝姥姥、姥爺一家人,也算是我命大吧”!說著老人邊流淚邊掀起了衣裳,我大吃一驚,9處傷疤依舊明顯,最大的一處長達20公分,老人的兒子潘萬鑫把所拍的膠片遞給我,9個白點極為顯眼,這就是日寇侵略中國的鐵證!
   潘老接著說:“我傷好后的那幾年,日本人在我們莊上建起了據點,老百姓更加遭殃,派糧派錢抓民夫,如果不給就派偽軍到家中搶,見什么拿什么,各家都一窮如洗,很多人逃荒要飯,遠走他鄉。到了45年秋天,八路軍獨立團與民兵包圍了陳棧據點,斷了他們出入道路和糧草,不幾天,全部投降,此時才發現,住在這據點里的全是偽軍,而日本鬼子怕死都躲在洪莊火車站和徐塘莊火車站據點。莊上的老百姓那個高興勁自不用說,中共竹墩區委還在我們村召開大會慶祝呢”!
   “日寇投降后,共產黨的村政權在竹墩區委領導下,逐步建立,成立了農救會、婦救會、青救會、民兵隊、兒童團,劉玉香任兒童團長,我和十幾個10余歲的孩子每日排著隊、唱著歌,在各路口盤查行人路條,發現壞人立即報告。記得有一次,陳小莊我表大爺陳太伍來集市買牛而忘記帶路條,我們就是不讓進街,6個人把他拉來拽去,結果揣在懷中的銀元散落一地,被趕集眾人拾去,后經我父親尋找溝通,一塊不少的全部找回”。
   “這個時期,形勢變化太大,第一次解放,我家分得了土地、農具、糧食,過了一段舒坦日子。可好景不長,地主還鄉團反攻倒算,土地農具等又被地主還鄉團收了回去,國共兩黨斗爭非常激烈,我村農救會長劉維田、民兵趙景友、趙大踩等人慘遭殺害,竹墩區區長錢具昌受傷被捕,抬在陳西村東門里保安團長季誠志的住房外,仍高聲呼喊:“這里就要解放了,共產黨就要勝利了,老少爺們要團結起來和他們斗爭到底!”他的叫罵,招致毒打,后被抬往阿湖處死。針對他們的暴行,共產黨以牙還牙,竹墩區一個排兵力化裝成偽軍,從徐塘、古木、塔橋、陳棧一帶逮捕地主惡霸分子上百人,帶到竹墩解放區,罪大惡極者近半人被槍決,我們莊的地主惡霸分子李興春等6人被鎮壓,余者逃亡外地都被抓回槍斃,如季誠志、季良凱等”。
   “1949年我16歲時想參軍,部隊嫌年齡太小,不同意,我想民兵也是兵,也有槍,也能參加革命,于是報名參加民兵隊,農忙種田、農閑訓練,時間過得很快。1955年我終于圓了當兵夢,全縣600多人在石榴(縣政府駐地)集中,坐火車從東海過徐州至鄭州達江西萍鄉,劃分建制。我們部隊直屬中央軍委領導,從事地圖坐標、高程測繪,分選點、造標、埋石、水準、天文、機線六個小組,我在機線組。至1962年精兵簡政時共7年時間,我們的足跡踏遍了大半個祖國的山山水水,歷經江西、四川、甘肅、新疆、青海、西藏、湖南、福建、廣東、廣西、云南、貴州、浙江、陜西共14個省份,長年累月都在野外作業,山再高要攀到頂峰,谷再深也要下到底層,有路時器材給養車跟進,無路時,近則人工背負或肩扛,遠則請當地政府派民夫修筑便道通行,實在無法修路時就用牦牛等牲畜馱著器材及生活物資前進。由于當時剛剛解放,國民黨的殘余部隊及土匪特多,經常襲擊我們野外作業人員,白天作業都要器材武器一齊帶,時不時地打一仗,戰斗結束再繼續測繪。夜幕降臨,怕露暴露目標,不能生火做飯,炒面和著積雪充饑,一次觀測組馱物資的牦牛走失,戰友們分頭尋找,兩人一組,石湖鄉的戚興友與陜西籍一戰士壯烈犧牲”。
   “1955年夏,在攻打麥克馬洪線敵殘余部隊時,運送彈藥過河時橋斷,第二輛汽車落入水中,司機及押運戰士兩人皆犧牲,物資被水沖走,兩名戰士的遺體始終未能找到”。
   “1955年秋,部隊開赴南疆,此時南疆仍有大量敵對武裝,首戰金門瑪珠,我們運送彈藥給養的車輛剛到一村莊,遭10多架敵機狂轟猛炸,官兵緊急疏散,而當地的老百姓卻遭了大難,被炸死十人,多處房屋起火,我官兵緊張救火,幫助掩埋尸體,軍車亦被炸毀兩輛。此戰結束后,發覺那里不宜開展野外測繪工作,部隊轉移至福建,在廈門、龍巖等地工作約一年,于56年夏季又回到了南疆,住在七頁井氣象站,一日上午,我和司機王廷喜,后車司機杜家森(山左口鄉人)和班長黃佃富同到造標區運鋼標,至山路拐彎處翻車,我被壓車下,上半身在外,肚子向外冒血,三個人的力量抬不起車輛,周圍是無人區,班長三人用手扒車下土石,他們的手都磨成了血拳頭,半個多小時才把我救出,至下午把我送到木梨縣醫院。說是縣醫院,就相當于我們村衛生室,連個拍片機子都沒有,包扎、打針、吃藥,連續幾天傷勢不見好轉,單位派專人送來5000元慰問金,我沒收,作為了治療費用,后轉烏魯木齊醫院拍片方知骨折,耽誤了治療時間,腹部傷得到了控制,可腿部留下了終身殘疾,部隊為我記了二等功。”
   “傷勢基本痊愈后回到西安總部,恰此時與我同部隊的石湖鄉喬團村戰士喬某患精神分裂癥要送回原籍,家住桃林鎮后街的馬某,因違反軍紀被開除軍籍,領導安排我把他們護送回鄉。一路上我既怕馬某逃跑需加強看管,又要照顧不懂事的喬某。每到就餐、方便和轉車時,都要找列車長幫忙,無論白天黑夜,連覺都不敢睡,即使如此,還是鬧出了事兒。一日午餐時,鄰座一對去上海青年男女拿出燒雞剛要吃,被喬某搶了過來,邊手舞足蹈邊吃,二位見我是軍人,找我理論說:‘你手下的人怎么能這樣,為什么搶東西吃’?我與其解釋道歉,取得了理解原諒。一路上,由于我不準喬某亂走亂動而被打兩次,我能說啥?還不是為了圓滿完成任務?直到多日后深夜,在家鄉阿湖鎮火車站下了車,把二人帶到了洪莊公社駐地,安排好吃住,次日把他們分別送到了石湖公社和桃林公社,在辦理完交接手續分別時我流淚了,也長長地舒了一口氣,我想要是擱現在,即使我還年輕,也不可能一個人完成如此艱巨的任務!實在太難了啊!回到家,我像得了一場重病,大睡了一天一夜。為此部隊為我記了三等功”。
   “1962年初,趕上國家實行精兵簡政的機會,我主動要求復員回鄉,以便照顧老人及妹妹,因為此時哥哥已去世。回村后,任社會主義教育運動工作組副組長,經部隊下派干部陸國彬、桂振東介紹,我光榮加入了中國共產黨。文革開始后,我見社會秩序大亂,工人不做工,農民不種田,學生不上學,我看不慣,辭去了村里的職務,當了一名名副其實的農民。我常想,我一生跟黨走沒掉隊,現在當農民也要當個好農民。從那時起,我始終以黨員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與鄰里和睦相處,積極參加黨組織的各項活動。交公糧時,我把打下的好糧交給國家,因為軍人為保衛國家安全,在邊疆值守太不容易,要讓他們吃上好糧,不然我對不起他們!我們身處后方,有飯吃餓不著就行。這些年改革開放,又趕上了好時代,我教育兒女,現在政策好了,錢掙多了,可富了不能忘記鄉親們。對于我說的話他們很在乎,也很當回事,這些年兒子潘萬鑫當了幾年村支部書記,帶領干群共同致富的同時,自己還在浙江慈溪創辦了服裝廠,近兩年,兒子又到洪莊鎮政府上班,為加速發展鎮辦工業而招商引資,這也使我作為一個老兵、老黨員感到很滿足、很欣慰”!
   當我問及潘老作為一名老黨員、老傷殘軍人,政府給多少優撫待遇時,他很是激動地告訴我“在我退伍返鄉途中,挎包丟了,所有證件無存,直到60年代中期,由縣民政局與我原單位聯系證實后,補辦了相關手續,我們原單位現在的名稱為:‘國家地震局第二地形變監測中心’。我作為新中國第一批測繪兵,作為一名赴新疆西藏平叛戰士和傷殘軍人而享受國家給予的優厚待遇,我很知足。2018年我領到單位補助費及平叛參戰、傷殘軍人優撫費等12000余元,過上了衣食無憂的幸福生活”。
   “回憶一生,我恨透了日本帝國主義,感謝黨的好政策,使家鄉人民富了起來,感謝各級政府對我的關懷照顧,我常說,沒有共產黨就沒有窮人的活路,沒有社會主義,就沒有我們的今天的幸福生活”!
  
  

站內鏈接:
2018/11/8 15:18:42
精彩推薦
[圖文] 市級機關“守初心、擔使命、看成就、謀發展”集中主題黨日活動在南京舉行  
市水利局組織開展“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黨日活動
連云港海事局干部職工用歌聲向祖國送祝福
海州區“花好月圓·情滿海州”精彩中秋晚會慶團圓
The worker Committee of Lianyungang government. 中共連云港市委市級機關工作委員會 版權所有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聯系電話:0518-85826259
蘇ICP備05050405號  連備3207050152號
(瀏覽本網主頁,建議將電腦顯示屏的分辨率調為1024*768)
  
红叶心水论坛 二人麻将技巧视频 久盈娱乐官网app 三公游戏单机版下载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记录一比分 快三大小单双计划软件手机版 郜林 澳洲彩 河北时时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重庆时时实时开奖结果 九亿平台注册会员网站